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8彩票注册 > 埃利克克莱普顿 >

艾瑞克·克莱普顿的十大收藏

发布时间:2019-06-07 05: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他的生命中不只有音乐,在他2007年的自传中,他花了很大的篇幅来讲述他对古董车的喜爱,尤其是法拉利。他的珍藏中至少有过15辆法拉利。他在音乐上获奖无数,但他的另一些伟大成就和奖项则是停在他的车库里。

  艾瑞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是英国音乐家、歌手及词曲作家。他曾经获过18座格莱美奖,是20世纪最成功的音乐家之一。他是目前唯一获得三个摇滚名人堂成就的艺人。

  他的曲风多变,音乐风格从布鲁斯到布鲁斯摇滚再到流行摇滚。在他最红的时候,伦敦地铁站的某面墙上被他的狂热粉丝漆上了“克莱普顿是上帝”的口号。

  对于车,他既有玩乐的态度,也有较真的态度。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他认为音乐人写歌,就是要执着于照顾到每一个细节,并对此乐此不疲、充满激情,而造车也是如此,不是这么造出来的车,入不了他的法眼。

  披头士乐队最有名的一辆车是约翰·列侬的劳斯莱斯,而这辆同样经过彩绘的MINI Cooper的知名度与之不相上下。

  这辆车是披头士乐队的成员之一乔治·哈里森(GeorgeHarrison)的车。当年MINI邀请披头士乐队为他们做宣传,专程为他们打造了四辆MINI,每个成员都有一辆。

  哈里森这辆车上的装备升级是由独立车身制造商Harold Radford完成的,但车上的彩绘是由荷兰艺术家The Fool完成的。原本这辆车是黑色的,相当低调,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大红色,车身上还布满了富有迷幻色彩、类似于曼陀罗的神秘符号和图案。

  这辆车打破了人们对哈里森的印象,他不只有冷静、严肃的一面,也有疯狂、搞笑的一面。哈里森不仅给这辆车注入了癫狂的感觉,还将自己房子的墙面刷上了这种风格的彩绘。

  在拍完电影《奇幻之旅》(Magical Mystery Tour)之后,哈里森把这辆车送给了死党艾瑞克·克莱普顿。几年后,克莱普顿把这辆车还给了他,不过车身上的彩绘没了。

  哈里森的后人仅能根据《奇幻之旅》中的镜头,还原了部分彩绘。为庆祝MINI的五十周年纪念,宝马集团还曾推出过这辆车的复制版。

  我们查了一下改装行家罗伊·布里奇奥(Roy Brizio)官网上的档案,发现艾瑞克·克莱普顿是他的忠实拥趸,前前后后定制了11辆车。

  布里奇奥有四十多年的改装从业史,作品繁多,是个拿奖大户,有“1932年福特汽车之王”的美誉,大概打造了300辆改装车,一年推出10辆。他的长期客户中有好几个音乐人,也有好几个定了10辆车左右的老客户,这是他的一个优势。

  他的车既好开,又可以拿去参展,后续服务还周到。喜欢在他这里改装汽车的音乐人,除了艾瑞克·克莱普顿,还有杰夫·贝克(Jeff Beck)和尼尔·杨(Neil Young)。杰夫·贝克有首歌“Roy’s Toy” 是献给布里奇奥的。

  克莱普顿偏爱可以带来流畅驾驶体验的独立悬架。一般人印象中的大马力改装车,是比较粗犷、暴力的,但克莱普顿要的是具有“绅士风范”的大马力改装车。

  他订购过两辆福特 Victoria,一辆是双门版绿色款,一辆是四门版金属棕色款。之所以换成四门版,是因为他的孩子长大了,经常会从前座爬到后座,为此双门版已经经不起他们的闹腾了。

  四门版的这辆车还曾在重量级改装车展上获奖。这款车福特只生产过双门版,历史上并无此车,但成品的品相和福特正品相差无几,这让研究福特的人也惊诧不已。

  艾瑞克·克莱普顿一次在看一部1974年的老电影《霹雳炮与飞毛腿》(Thunderbolt and Lightfoot)时,对里面的一辆福特卡车产生了兴趣。两位主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和杰夫·布里吉斯(Jeff Bridges)曾有一段坐在这辆卡车后厢上逃难的戏。

  这部电影很多车迷会错过,它看起来跟汽车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里面出现的汽车多到让人眼花缭乱。故事情节是有些老套的银行抢劫,但抢劫老手和菜鸟之间碰撞出的火花,老手和团伙成员之间的误会、猜疑和和解是影片的亮点。

  克莱普顿看中的这辆车并不是片中最出挑的车,但他就是莫名喜欢这辆车,为此他委托改装行家罗伊·布里奇奥帮他按照电影复制了一辆这车,连车身上的锈斑、剐蹭、油漆的剥落都被原封不动地复制了下来。

  福特在大萧条时期展现出他们的强大适应力,这段时期他们的轿车和卡车在定价上都非常合理,这也帮助他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段。同时他们不断带来外观更美、性能更佳的车辆,并积极推出不同用途的丰富车型。

  原本福特不打算给卡车配上V8发动机,兴许觉得卡车本来就应该是笨重的、迟缓的,但当时的卡车买家对新发动机甚是渴求。为此,1932年福特卡车开始搭载V8发动机,此举让福特汽车相比竞争对手更具优势,进一步打开了福特卡车的销路。

  这辆车虽然不归艾瑞克·克莱普顿所有,但他与这辆车的一段美好记忆绝对称得上是他的“珍藏”。这是他在2000年与外号“布鲁斯之王”的雷利·班·金(B. B. King)的一次合作,他们合作的这张专辑“Riding With the King”获了格莱美奖,也成就了音乐界的一段佳话。

  两人互相欣赏已久,克莱普顿在22岁的时候,就认识了B. B.King。此前他们有过单曲上的合作,这张合作专辑也是为了纪念他们长达30年的情谊。在B. B. King眼中,克莱普顿是摇滚界最棒的吉他手,在一次采访中,B. B. King更是表示克莱普顿像是他的女友,只要是克莱普顿想做的事,总有办法说服他照做。

  这张专辑的封面上和MV里都出现了这辆凯迪拉克,由克莱普顿负责驾驶,而B. B. King则坐在后座上,两人在车上、车边弹着吉他、唱着歌。据说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创作者的一个梦,即与猫王共同驾驶一架飞机。

  这辆车是克莱普顿亲自挑选的,也是他提出一定要有俯拍他和B. B. King在车中的镜头。这次拍摄还留下了一张经典照片,背景是剧院,剧院标牌上是专辑和两人的名字,他们站在剧院前,与汽车、吉他拍了张合影,而汽车牌照上的数字,是有意义的,是他们专辑的目录编号。

  想知道跟“王者同行”是种什么体验,不妨找来这支MV看一下。顺便领略下凯迪拉克的“王者气息”。

  让法拉利专门为自己打造一辆车是种什么体验?这要问艾瑞克·克莱普顿了。这辆车是法拉利设计中心(Centro Stile Ferrari)和宾尼法利纳合作开发的,既是为了向克莱普顿在音乐上做出的贡献致敬,又是为了答谢他多年以来对法拉利的支持。

  这也是法拉利2007年推出的新服务,即根据客户需求打造独一无二的车型,只要是基于法拉利现有的平台即可。克莱普顿最爱的法拉利车型是 512 BB,他总共有三辆。其中有一辆撞毁了,他认为是这辆车卓越的设计,让他保住了性命。

  他希望有辆车,可以有458Italia的性能,也可以有512 BB的颜值。它在外观上和512 BB一致的特征有发动机盖上的大型进气口和灰色板条以及红黑两色的车身配色。就好像音乐一般,每个音调都要在合适的地方,才能铸就和谐乐章,这辆车也是,从风格到技术,从比例到结构,每个细节都做到了恰到好处。

  遗憾的是,克莱普顿原本想给这辆车装上6.0升的V12发动机,但最终因为空间有限、成本过高、实用性不足,而未能实现。它搭载的还是最大功率为570马力的4.5升V8发动机。它可以在3.4秒内完成百公里加速,极速为325公里/小时。

  克莱普顿认为,有机会从无到有打造一辆车,是他做过的最有满足感、成就感的事情之一。这种定制跟从现成的清单上,勾选自定义选项完全不同,更像是设计一辆概念车。克莱普顿深度参与了这辆车的打造,对于设计、艺术、时尚的广泛兴趣,让他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认为每辆车都有它们的个性,就好像骑马一样,你必须想办法与它们建立关系,也必须为“磨合”付出代价。关于造价,法拉利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估价为470万美元。这也是克莱普顿的藏车中,车迷谈论最多的一辆,只产一辆,是这辆车最大的“缺点”。

  2016年这辆车在圆石滩车展上获得“Best of Show”最高奖项,这是蓝旗亚首度在圆石滩上获奖。令人意外的是艾瑞克·克莱普顿曾是这辆车的车主,并称它是“舞台和床铺之外给我带来最多乐趣的东西”。

  这个赞赏相当难得,毕竟法拉利才是他的挚爱。这款车一共仅有6辆。它的车身出自宾尼法利纳,由于是定制车,所以6辆车在细节上、功能上有诸多差异。

  电动敞篷、有弧度的车窗、侧身上的镀铬饰件、木纹仪表板、编织皮革内饰等使其与众不同。这辆车在20世纪60年代被发现时,状况糟糕,已在一个英国庄园里被废弃了数十年,发现者是两名蓝旗亚的爱好者,当时他们仅花了15英镑买下了它。

  随后他们找到宾尼法利纳,原本只是想获取更多历史信息,但未料到的是宾尼法利纳出奇的慷慨,他们愿意免费修复它。接下来的修复持续了将近两年多,曾经为蓝旗亚打造车身的工匠也参与其中。在众人的努力之下,它重新开动了起来。

  在1976年,这辆车卖给了克莱普顿。在80年代后期,克莱普顿公开拍卖这辆车,它被宾尼法利纳又买了回去。现任车主于2009年向宾尼法利纳购买了这辆车。之后它又经历了一次长达六年的修复,这次修复相当成功,使之几乎达到了完美无瑕的高度。

  据说艾瑞克·克莱普顿有一次在洛杉矶的威尼斯海滩度假,也许是在那里听到了海滩男孩乐队的《冲浪旅行》(SurfingSafari)或是Jan and Dean组合的《冲浪都市》(Surf City),回来后就跟改装行家罗伊·布里奇奥说要定制一辆Woodie。

  所谓的Woodie是在车身嵌入木板的汽车,在美国曾流行过一阵,当时的木材比钢材更加便宜。二战后,钢材的价格下降,木材需要手工打造反而造价更高,另外钢材也更安全、耐用,为此木质车身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淡出了市场。

  Woodie覆盖的车型甚广,从高端到低端,从轿车、敞篷车到旅行车都有。其中Woodie旅行车让人印象最深。最初的Woodie旅行车是用来给赶火车的人放行李的,但到了20世纪60年代,冲浪爱好者发现Woodie旅行车非常适合用来放冲浪板,是和同好前往海滩的最佳座驾,这让已被人遗弃的Woodie迎来了“第二春”。

  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冲浪摇滚歌手,把对流行音乐的兴趣和对冲浪运动的热爱结合起来,他们歌唱海浪、沙滩,发明了冲浪般的吉他声效,热衷于在海滩聚会,他们中不少是汽车爱好者,他们把Woodie写进了歌里,从而让Woodie和冲浪密不可分。

  这种车型的影响延续至今,当它们销声匿迹之后,有的制造商为了美观,开始推出仿木纹的车身。这辆车完工后,马上就送去参展了,参加的是沃利公园NHRA赛车博物馆举办的“AXES &AXLES 汽车和吉他”特展,所有展品都来自摇滚明星。

  之所以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是因为它们代表了自由,是自我表达的工具,也是男人吸引女人的利器。

  在一次法拉利的访谈中,艾瑞克·克莱普顿表示这辆车是他最爱的一辆车。车名中的Lusso,在意大利语里是奢华的意思。仅为350辆的产量,让这辆车更为特别和稀有。它的车身由宾尼法利纳设计、Scaglietti建造。

  它的定位介于奢华轿车与参赛赛车之间,满足了当时人们对于空间、舒适度的需要。虽是公路车,但它还是沿用了250 GTO赛车上的一些配置,如发动机、刹车盘、轮毂、悬架等。

  它是250系列最后一款车,也是很多人心目中最美的一辆法拉利。它的最大功率为240马力,极速为240公里/小时,百公里加速所需时间为7到8秒。它的3.0升V12Colombo发动机的声响,对收藏者而言,堪比美妙乐章。

  这可能是克莱普顿尤为钟爱它的原因。他曾经说道,“我非常喜爱法拉利的声音,我是音乐人,我能判定发动机发出的是否是音乐,其中最让我沉醉的是法拉利12缸发动机的美妙声响,它是世上最富有魔力的声音。” 克莱普顿的这款银色的 Lusso还曾出过限量版的车模。

  这款车也得到了“酷王”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的青睐,在2009年他用过的这款车,拍卖出了230万美元。

  艾瑞克·克莱普顿经常开的一辆法拉利是法拉利6 1 2Scaglietti。他表示很多人会不认可这点,会更偏好法拉利599,那辆车他也有,但他仍然更喜欢开612 Scaglietti。

  这辆车的车身由宾尼法利纳设计,名字中的Scaglietti是为了纪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打造过多辆最美法拉利的车身制造商Sergio Scaglietti。612代表的是6升V12缸发动机。

  这辆车搭载了前置发动机、后驱系统,它的底盘和车身皆采用了铝材。它的最大功率为540马力,极速为320公里/小时,百公里加速时间为4秒。它在舒适性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度,四人乘坐也可尽享充裕空间。

  这辆车最富有科技感的装备是可变色电动全景天窗,它可以让乘客体验到坐在敞篷车上驰聘的快感。612 Scaglietti是辆富有争议的车,许多人认为它太过温顺,温顺得不太像是一辆法拉利。不过它的优势不在于都市通勤,而在于长途驾驶,为此它在高薪商务人士中颇受欢迎。

  关于科技令汽车或是音乐失去的是什么,克莱普顿曾做过精妙的回答,“如果一个人沉迷于变得更加现代,如果他一直渴望制造出更新的东西,这会带来的风险是,他的音乐中会缺少真挚的情感,这是我们必须警惕的,对音乐而言,生命力才是最为必不可少的”。

  他的这番话,也道出了汽车的生命力之所在:保持对历史的敬畏之心,从历史积淀中汲取营养,在传承中超越,发扬驾驶最本质、最纯粹的乐趣。

  这辆车之所以有名,跟艾瑞克·克莱普顿的名曲《莱拉》(Layla)有关。这辆车在去年进行了公开拍卖,估价为75万~90万美元。这款车是法拉利第一款采用中置V6发动机的公路车,车身同样来自于宾尼法利纳与 Scaglietti的合作。

  法拉利推出这辆车是为了增加产量,与保时捷911这样的高端量产运动车竞争。这款车具有早期意大利汽车的典型特征,它偏重曲线和柔和的线条。

  它属于那种随着时间的流逝越看越好看的汽车。它纯粹的驾驭感受以及突破性的设计让其备受推崇。

  当年这款车仅有两辆进口到英国。在1970年,克莱普顿买下了这辆车,当时他刚和法拉利“坠入爱河”不久。他家的车库还很小,只能放得下两辆车,为此他经常需要买进卖出。这辆车他用的时间不长,在一次撞车后就卖掉了,在撞车、转卖这辆车期间,他写下了不朽名曲《莱拉》。

  克莱普顿表示,“Layla”这名字来源于波斯诗人Ganjavi Nizmi的爱情故事《莱拉和玛吉努》(The Story of Layla & Majnun),这个“为爱痴狂”、“克己忘我”的故事让他深受感动。

  这首歌也跟他当年爱慕乔治·哈里森的妻子有关。他是否从这辆车汲取了灵感,不得而知,不过艺术家的灵感来源向来是多种多样的,人们还是喜欢把这辆车称为“Dino Layl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airpowder.net/ailikekelaipudun/17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